我管美國怎麼樣,我管你的意見如何,
幹他媽的規定又不是我定的,
兇我有啥用,話說F早上處理一個人的時候。

大約50多了吧,老夫老妻一起來,
一樣是漏帶了印章,後來拿文件的時候甩著拿,他老婆都不好意思了。
F抱怨完一個多小時,他換做到我的前面,又開始抱怨,而且根本是用罵的,
說我們無法向上反映的話,坐在裡面有什麼用,跟他便還嫌我們囉唆,
非常的不講理。
後來還是陳大哥好聲好氣的跟他安撫了才好。
總覺得不要忍耐才是最好的.....
真的很想對罵看看。



中午要離開前一個小時,看到國光藝校出身的邵析,
其實這就是本名,我非常直接的跟他要了簽名,
他現在好像在賣車說~

不過不知道他的人還是很多......
其實稍早陳德烈的爸爸有來幫他報稅,
不要問我他是誰......

黑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