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舉行第二次的3000練習,這次很多人都舉手了,裝死的或是上次跑跑出問題的一堆大約20人吧,國揚分隊長就開始了所謂的抓手練習還有額外的體操來代替,雙手平舉一口氣空抓100下不停,我到60下的時候手臂開始僵硬了,到了80下感覺快不行,到了100下結束時手真的是麻痺了,而後還有少少的伏地挺身,做完這些大家也都回來吃飯了。

 

中午本來想去醫務所可是沒人帶,聽說之後要限制一天只能去一次……對了,健保卡給我找到了,在旁邊櫃子運動褲裡面,那件褲子那幾天都沒有穿到,結果到現在才給我發現,中午當我提出要去的要求的時候,國揚分隊長聽到我在說證明一詞的時候跟我很嚴肅的說了很多醫務所不能開證明這回事,旁邊還有很多分隊長,偏偏昨天那個跟我說開證明的隊長跟我說可以(國揚:那是他不了狀況),人家都升到區隊長了= =

 

下午大玩大風吹,很多人都去選級別了,我們家因的卻在一個沒有腦子的隊長底下不斷的分對,排序,簡單的動作要等他一個一個叫好,明明手上有各中隊的人編號以及住的縣市,卻還要一個一個唸他自己都可能唸錯的名子,光是這個動作就花了1個小時多,這是我到成功嶺第三次對蠢官的印象,後來也只是交個名條,宣導一些我們到軍事訓練結束之前一定會忘記的事情……

 

結束之後回到自己的教室等待其他的同學回來才又在宣布事情,基本上,我們這些美術的工作這才開工第三天,美術公差很多的時間再構思籌備,更多的時間在摸魚打混;很多事情只做了不到一半,別人操練的時候我們可以說都在殺聊天吧。

聽說負責替代役之歌的小老師們也都在構思簡單的舞步,不過進展也不是很多;大家被隊長們所說的我們自己拖自己的時間給唬到了,我們的時間總是被出爾反爾的意外給耽誤了(來自於長官),而當我們處理好的時候卻又挨罵(動作再慢,全部人等你一個,你好意思嗎,扣你一分有沒有問題)。總之,我們練舞的機會很少,雖說我們68T起軍事訓練從四週改為三週,只有懇親沒有探親,所有比賽也都少到只剩下替代役之歌的比賽了,但是我們還是得表現給長官看,我們四中退似乎從57T之後就沒有拿過比賽的獎項了(我們有歷屆比賽的得名佈告),不過看來長官好像只希望我們做個可以交差的東西就好了,也不奢望我們得名……

 

晚上內務掛好,蚊帳搞定之後,趕快去給醫生看,今天帶我們過去的是易儒分隊長。四隊跟我們互動最多最不罵人最好的一個,一問之下原來是基隆人,不想給我們太難看,在等看病的時候聊了很多,基隆的小吃阿,年次阿,如何順利的度過成功嶺的21天,最好笑也讓我記得最清楚的是後來被我認為是真理的計時單位:早餐中餐晚餐早餐吃完上課,之後中餐午休,下午上課再吃晚飯睡覺就又過了……(對吼,以前真的就是數饅頭過日子);一天途中我也順利拿到了醫生開的證明(好吧,既然堅持,我們叫字條好了),回去之後穿上我的NB果然減緩不少。

 

今天開始要站哨了,一哨2人號碼最大跟最小開始輪,一個小時一組總共8組,從10點到6點,叮嚀了接電話以及晚上看到長官的行禮問題之後大家就準備上工了,不過這樣並沒有遏止晚上的吵鬧~~

黑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