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起來肚子就不對勁,肚子腸子翻滾的很猛烈,或許是因為心理因素又加強了一輪吧,下樓集合做完操之後又要我們上去拿號碼衣,四個大隊只有四種顏色的號碼衣,我們四中隊的是紅底黃字的,我可以說我們是葛萊芬多嗎XD

 

果不其然,今天要跑3000公尺!!!不過分隊長先問了有沒有人腳有痼疾,這詞第一次聽到。(痼疾:殘疾的另一種代稱)當下我很直接的舉手了,

 

隊長:出列到部隊左手方,手放下

04067:謝謝值星區隊長!!!

在安官桌發呆休息 -3-

 

其他人就開始了跑3000的訓練了

 

到回來吃飯候開始肚子絞痛,換完裝我就跑去安官桌報備,繼續休息,中途上了好幾次廁所都大不出來,這對腸躁症的我來說真的太意外了,一定是在營區不管做什麼都受到限制以及什麼都趕趕趕好了。說一下上廁所的動作好了,脫褲子蹲下站起來穿褲子大約只要10秒吧,一點都不誇張,因為少了這個動作……,基本上一整天有機會悠哉悠哉的蹲恐怕只有就寢時間的時候吧,重點是不一定拉的出來,隔天早上晚起了還要被人幹,每天都過的很緊張,對面還沒打過來我們就先被自己人整死了吧。

 

這中間本來想來寫之前給我們的讀書心得:對成功嶺的第一印象還有對分隊長的第一印象,這種分明感覺會事後算帳的作業有人寫的小心翼翼,有人顧左右而言他,有人大剌剌直接幹樵,因為後來收齊我在看的時候真的什麼都有,我很虛偽的寫其實長官是為我們好,不光是針對個人之類巴拉巴拉的(我好假)

 

吃完早飯後我肚子痛繼續在安官桌休息……痛到發抖只差沒有暈過去了(上一次這樣是高中搭車的路上),期間我一直很納悶為什麼都不待我去醫務所直接躺在那邊就好,雖說我只想乖乖躺在那邊休息就好,可是這個動作也要一個分隊長幫忙看守,因為他們一點也不希望有任何役男忽然消失不見,所以我只好靠在安官桌那邊痛到麻痺,痛久沒感覺的時候已經吃中飯,只看見大家身上的制服都汗濕了~

 

中午午休也沒得休息,一群家因的去額外聽家因的役別演說,雖然講座離我們不到三公尺,但我還是趁這個機會趕快寫完心得報告,順便聽聽坐在對面的第三中隊讓我們感受到天堂地獄的差別……

 

回來的時候(沒有部隊長官來認領的我們站了20分鐘才有別隊長官好心的領我們回去)大家都再部隊集合場那邊聽著安全回報時間以及放假注意事項,有說有笑的,就是沒人來領我們回去。

 

禮拜五最後兩節課在吃飯之前,由一個國手級的教練來給我們運動,基本上是個慈眉善目可是說話尖酸的老教練(),做完操之後他就待旁邊了(女教練:你們還不夠資格給我教),穿這個鞋子我光是站著就在痛了,更何況是運動,20分鐘後只好跟著一群受傷的人在旁邊休息,中間有一次有人重心不穩整個人跌的人仰馬翻,最後推人輪椅才離開,一群隊長很著急的圍了過去,不到2分鐘我們就繼續動作了,這一切動作國小都學過了,不過我們還是得做,我想今天大家都很好睡吧。

 

晚上好不容易要去看醫生,早上放口袋的健保卡卻不翼而飛,旁邊的68號只叫我把內務整理好不要害到他(68號在部隊中讓我過的很不愉快就是從這邊開始的),只好謝謝長官的關心(很多長官看我整個早上都在痛,晚上又不見健保卡),下樓去打電話(久違了,本週第二次打電話),晚上就行李出庫把用不到的東西都帶回家,把那些多的毛巾有的沒的給通通裝入背包帶走。

 

手機也放出來了,晚上似乎有人被抓到在偷打電話……

黑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