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每一篇都是事後在稅務大樓休息時間打出來的,在每週假日期間一次貼上來,因為家裡不能用磁片,在稅務大樓不能用usb= =

 

        早上起來真是匆匆忙忙,廣播喊的口號是模糊不清的,或許昨天是第一個晚上吧,大家都沒怎麼睡,早上起來內務根本是亂七八糟,有個口中還有牙膏砲破的天兵還不得已的吞下泡沫繼續動作,基本上剛進去這幾天你還在適應期,一堆口令什麼的都還不是很清楚,就算清楚了,在一團鬧哄哄的房間以及焙乾饒的廣博還有隊長們發號連在一起導致模糊的口令之中,他媽的誰聽的懂你在說啥阿!!!而且在整理當中還有分隊長們不斷的叫囂,一堆干擾之中想要清楚知道他說了啥,只有從大家所聽到模糊不齊的片段來拼湊了,至少錯了還有人陪你受罰~~

 

        吃過早餐之後回到隊上(123中隊直接回寢室等待隊長招呼第4中隊原集合場集合),等大加到其隊長訓話之後,我們上樓拿著板凳針線包文具組,以及昨天發下的名條,到我們的教室寫下我們的宣誓證明保險相關事宜,接下來就是尿液檢查;我開始絕得軍隊沒有效率的地方在這裡了,我是那天最後一個還沒有尿出來的人,可是我的喝水量絕對是中隊第一多的,當他們在裡面發布事情同時讓我們縫名牌的時候,一堆人在外面等著等尿區等著尿意什麼都不能坐,裡面邊聽要注意的事情手上還在忙名條,我們只能在外面等,發呆,等到進去之後長官又趕著做下一個動作,光是這幾件小事情就花了一整個下午。

 

        晚飯後依樣我們第四小隊的隊長們可能是怕有人沒聽到指令吧,或許他們也清楚總是有人自動忽略廣播說了什麼,所以我們在長官冗長的訓話(10多分鐘吧)上去就趕著盥洗,大約七點半過後我們就樓下整隊,為明天的開訓典禮預演。過去的陸上部隊四個角的弟兄穿上交通警察會反光的背心,拿著交通棒(要拿外側邊:靠哪邊用哪隻手舉著就是了)行軍500公尺左右,過程就是不斷的聽長官的指令起立坐下,要求步調一致,為的只是署長要來,就這樣起立坐下到九點,途中我的肚子痛的要死,卻也清楚方圓500公尺的廁所都不能去,除非你回隊上(禮堂實際上也沒有廁所……),回到寢室約九點15分,在報床號之後我們留著和上床了,一樣是個輾轉難眠的一夜。開始有人開玩笑了:打呼不要太大聲阿,晚上是大家小小的胡鬧,在床上打闢的時間,只要你跟旁邊的混熟而且在經過一整天下來還不會累的話……(赫然發現熄燈之後隊長們留在隊辦約兩個多小時都不會管,因為還在忙明天要執行的事情,四中隊的隊辦在另一側。)

 

黑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